您的位置:主页 > 创新金融 >

小说严肃

时间:2018-09-09 16:24来源:未知 点击:

小说、曲艺、戏剧,蒋开儒曾经尝试过很多表达形式,“小说严肃,曲艺搞讽刺,戏剧讲究冲突,长短句最适合交流。”从小听刘三姐长大的他,从刘三姐那里听来了语言的美丽,学会了借景生情。“在香港和亲人们待了58天,一共记下了38首长短句。我用熟悉的这种形式和亲人交流,亲人们用抽泣给我打节奏,我发现了交流的魅力。”

在约定时间,记者来到蒋开儒的家——没有想象中豪华,却又充满书香气和温馨。早起读报、喝茶、打太极,老爷子的生活很平常,但就是这样普通的“邻家爷爷”,却创作出了很多人听到前奏就能条件反射般哼唱的《走进新时代》、《春天的故事》和《中国梦》……

“虽然听着刘三姐的歌长大,但是我却不会唱歌,一唱歌就跑调。”蒋开儒笑着向记者透露了自己不会唱歌的“秘密”,“但这样一来,就逼着我用文字来表达情绪,我就是这样走进作词队伍中来的。”

蒋开儒写词追求自然,不想被过多东西牵绊。他回忆道,在学习的时候,老师曾经给了他一本十三辙,可以供写词查询。但是他觉得没必要,“我想写什么辙,就自然排队,对十三辙的运用就显得很自然”。

“中国人爱做梦/千年美梦一脉相通/梦桃源/梦大同/梦一个天下为公/中国人爱做梦/千年美梦一脉相通/梦回归梦嫦娥/梦一个小康繁荣/中国梦复兴梦/共建共享神州新文明/中国梦幸福梦/共享幸福/共享幸福中国梦……”在2007年,蒋开儒写了一首小词《中国梦》,后来被拍成mv,成为词作家蒋开儒继《春天的故事》《走进新时代》之后的又一力作,这三部作品被蒋开儒视为“领袖三部曲”。

“你们都像是小朋友,有什么感兴趣觉得好奇的都可以问”,老爷子很和蔼,主动和记者唠起家常。

“亲人啊/可记否/弯弯小河/依依垂柳/绕着咱的家门口/光脚丫过小桥你牵着我的手/亲人啊/可记否/妈妈的背/妈妈的怀/日夜当你摇篮悠/悠着笑悠着梦悠着心头肉/亲人啊/可知否/浩浩江河/滚滚东流/春水一去不回头/天悠悠地悠悠人生几度春秋。”蒋开儒随时会把自己写的词自然吟诵出口。生在旧社会的一个优越家庭,大陆解放的时候,姐姐牵着他准备飞台湾,他却在临行前又挣脱姐姐的手扑进母亲怀抱。“时隔多年再次在香港见到姐姐,那时家人都围坐在表妹的客厅里,姐姐握住我的手,暖暖的软软的,立马就想到了母亲。”这样的情景让蒋开儒想起小时候。

蒋开儒告诉记者,1979年他赶上第一批去香港探亲,很好奇也很激动,也就是那个时候他感觉自己从阶级性走进了人性。他说,以前都很封闭,搞创作要有立场。父亲在黄埔军校,不允许阶级混线,立场更是要鲜明。“到了香港都变了,不用考虑后果,想什么就说什么。感觉到了人性的美,表达进入自由状态,语言也就变得很鲜活起来了。”

蒋开儒回忆道,去香港探亲的的时候正赶上可以合法定居,亲人都一再挽留。“这次让我出来,就说明春天来了。我一直等待春天,改革开放了,我就不走了”,他说,当时从香港过境回到罗湖桥的时候,正下着雨,“过了中线,第一个迎接我的是一个解放军战士——18、19岁的样子,接过通行证定睛看了一眼,打了立正,敬了一个礼,冲我一个微笑。当时我的眼眶就红了,为什么呢?他们看到很多人往外走,一个村一个村地往外出。回来的人却很少……”就是那一次的经历诞生了蒋开儒的第一首歌词——《多情的小雨》。

蒋开儒:唱响《春天的故事》 谈话间,他脸上绽放的笑容,犹如阳光,在这个夏日的早晨让我们感到分外温馨惬意。事实上,这位在特区热土上写了400多首歌的老人,不仅把他丰沛的情感通过歌词传递给大家,还正依托一次次以“阳光人生”为主题的演讲,把阳光和爱洒给许多人。 蒋开儒:以小写大的词作家 《春天的故事》、《走进新时代》、《中国梦》……蒋开儒是深圳主旋律歌曲创作的瑰宝,他的词作贴近生活,用老百姓的视角歌颂大爱,总能引起百姓的共鸣。“因为我自己就是老百姓,写的都是我自己心里想说的话。”蒋开儒对记者说。 蒋开儒:《春天的故事》写的是心里话 “1979年,那是一个春天。有一位老人,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……”20年前,歌曲 《春天的故事》以动人的旋律、优美的歌词,唱红了大江南北。这首歌和另一首家喻户晓的歌曲《走进新时代》的歌词都出自蒋开儒之手,他的作品曾三获中宣部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。 蒋开儒:音乐与梦想 《春天的故事》《走进新时代》《中国梦》等的词作者蒋开儒接受采访时表示,艺术创作是发现过程,作品的魅力在于能引起社会共鸣。他希望原创音乐得到更好保护,让更多人参与音乐创作,挖掘梦想,传播更大正能量。 蒋开儒:为中国巨变而歌的人 蒋开儒,一个被外国媒体盛赞成“为中国领导人写歌的顶级作词家”,近日来到广西南宁对其作品《中国梦》进行推广。《中国梦》是蒋开儒继《春天的故事》、《走进新时代》之后的又一力作,被蒋开儒视为“改革开放三部曲”的最后一首。一路走来,他的每一首歌词都恰到好处地把握了中国时代的脉搏。

蒋开儒始终觉得自己在作词方面是业余的,“业余有个特点——越是‘业余’就越是自由,没有任务。想写就写,不想写就不写,没有功利,也没有牵挂。”他开玩笑说自己是在草丛里面“长”出来的词作家——就是现在大家说的草根。

“我想要告诉学生生命的精彩。我们培养孩子不是为了高考这一关,而是让他的一生都有正确的观念。我希望做一些自己分内的事情”,蒋开儒说。

“45岁我才发现,当时其他的写作都是为歌词做准备的。”他说,很碰巧的一次经历把自己写好的长短句寄给《音乐生活》,从那次以后才发现自己写的是歌词。

“习近平总书记在2012年11月29日参观国家博物馆‘复兴之路’的展览现场,给‘中国梦’做了定义——实现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梦想。当全世界都承认了中国梦,也就承认了中国在人类历史上的地位”,蒋开儒说:“20世纪流行美国梦,21世纪应是中国梦。中国现在正在把梦想变为现实,”,这是他对“中国梦”的理解。

蒋开儒曾经在广东普宁华侨中学高三级讲演《阳光人生》、《我的梦中国梦》,后来写了校歌《让生命精彩》——走进来/每一双眼睛都充满期待/走出去/每一个生命都放射光彩/教室的灯是满天的星/读书的声是汪洋的海/飘着红旗的是自由的风/数着日子的是慈母的爱/学着作业 学着做人/学着天底下最美好的情怀/教着孩子 教着自己/交一份你我最想要的未来……“校长告诉我,侨中五年上本科人数年年递增:702——840——1216——1354---1452。”蒋开儒说,让孩子变得有积极心有自信很重要,在课堂做阳光学生、在考场做阳光考生、到社会做阳光人生。

他说,开始写歌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是在写歌,就是有个爱好——写日记。和很多人一样,有心里话都写在日记本然后锁在箱子里。

聊天之余,记者发现蒋开儒的记忆力很好,对于自己写过的词可以“张口就来”,他用手指了指头,“都在这儿”。“因为说的都是真心话,所以很自然都能记住”,蒋开儒说。

深圳新闻网3月4日讯(记者 刘梦婷/文 王佳/图)初见蒋开儒,着实吓了一跳,眼前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居然已经78岁了!老爷子腰板挺拔,穿休闲t恤,用的是智能手机,很熟练地用电脑给记者翻看相片……问起老爷子身体倍儿棒的秘诀,他告诉记者说,自己有冬泳的爱好,来深圳后,多年来一直保持着去小梅沙游泳的习惯,而去仙湖爬山、打太极,那也是必须的。

除了在歌词方面的禀赋外,蒋开儒也把自己的故事和观念分享给大家,他曾在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、南宁、汶川、深圳等地举行演讲。他对孩子的教育很是关心,希望做点小小的工作来唤醒孩子的积极性,放飞梦想。“孩子都有积极性,都是因为错误的教育和习惯压抑了这些情绪。书包越来越大把积极性压扁了,一进门就问考多少分排第几,这些不经意的习惯观念会改变孩子。”